古人無聊起來,連自己都怕!

2021-11-29 16:20

古人閒起來

不是吹牛

就是瞎想

然而

還有更無聊的

就是偷偷記下來~

還寫在很貴的紙上,成書,

讓後人接著無聊。

一個叫劉斧的人,

就記載這麼幾個事情。

1,宋真宗吹的牛皮

宋真宗從開封去泰山封禪,那時候沒有火車,所有人員全靠馬匹和步行,時間很久。

一天,泰山上的農民忽然看見大批的獅子、老虎,豹子、狗熊等野獸,浩浩蕩蕩、連綿不絕。

再往獸群后面看,原來有數百人在後面驅趕著這些野獸。

好奇的農民就湊在驅獸人旁邊,問,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呢?這些野獸要去哪裡呢?

那驅獸人說,聖主要來泰山封禪了,不能讓這些野獸衝撞到聖主。

另一個驅獸人邊走邊接過話頭說,不只是這些野獸,這泰山附近五百里內,包括蛇、蜥蜴這些爬行的毒蟲,也都要統統閃避,逃向遠方。

果然,農夫在泰山居然再也看不到狼蟲虎豹了。

泰山的農夫們讚歎說,百獸迴避到如此的地步,我們的真宗皇帝得是多麼大的聖主啊。

老王:閒的慌,逛什麼泰山,此後所有帝王都嫌棄泰山了。

2,張侍郎的牛皮

鄆州的官衙裡面曾經有一個大石碑,名叫追虎碑,有一天出現了暴風雨的天氣,打雷閃電,石碑被擊碎,文字無法追尋。

但是,這個叫劉斧的怕文字從此消失,就把追虎碑的碑文記錄下來,寫在書上,以免被人忘記。

碑文上說:

有一個姓張的侍郎,曾在鄆州做知州。

一次去開封的路上,聽路人說有猛虎出沒,經常吃人,嚇得商旅都不敢通行。

張侍郎很生氣,就直奔縣衙,詢問官吏,為什麼不作為,官吏回答我們都害怕老虎。

張侍郎就讓某位小吏過來,說,我很看好你啊,

小吏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看好自己,就上前聽他吩咐。

張侍郎說,這樣,你先把這個盂蘭藥酒喝了。

小吏聽命喝掉了藥酒。

張侍郎拿出一個紙做的符咒,交給小吏,說,你現在去二十里地之外的某山,拿著這個符咒,把老虎給我押過來。

小吏大驚,想跑。

張侍郎說,你現在就去那個山,去找老虎,如果中途逃掉,我將依法砍了你的首級。

小吏無奈,回家哭訴告別,問候了張侍郎八輩祖宗之後,對家人說我這一走,就是去餵了老虎了。

弄了些酒菜,痛飲而去。

走了二十里地,果然路中間看見一隻老虎,巨大的身軀,冷冷的眼神,敲打著小吏躁動的心扉。

小吏想起那個符咒,就連忙拿出來,扔在道路上。

老虎看到那張紙,忽然若有所思,上前觀看,看了一會,忽然叼起來那張紙,跟著小吏走了過來。

小吏就領著老虎,走了二十里地,來到了大堂上。

走過縣城街道的時候,家家關門閉戶,如同警戒一般,居民們紛紛爬上屋頂,攀上大樹,向外張望。

此時,張侍郎高高地坐在大堂之上,威嚴莊重地怒目對著老虎。

那老虎低著頭,眯著眼睛,好像人贓並獲的罪犯在低頭認罪。

張侍郎看了一會老虎,說,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。

你本是一個老虎,卻跑到人類居住的地方,吃人作惡,我今天按照律法,須好好治你的罪。

老虎頓時匍匐在那裡一動不動,

張侍郎宣讀完罪狀,終於宣判,打50大板逐出縣境。

兩邊來人,拿出板子,對著老虎猛打,那老虎不敢反抗。

結結實實捱了板子。

最後,張侍郎說,限你們這些老虎三天之內全部撤離此地,否則,將全部判處死刑。

那老虎出了大堂,忽然躺地死去,化為一隻石虎。

其他老虎也從此消失。

老王:對一塊石頭出氣?

3,桑維翰逸事

桑維翰(898年—947年),

字國僑,中國五代十國時期後晉大臣,石敬瑭賣國的幫凶。

唐朝河南府洛陽人。

後唐同光年間進士及第,後投奔河陽節度使石敬瑭為幕僚。

石敬瑭勾結契丹篡國,他極力贊成,並由他辦理具體事宜,以賄賂、割讓幽雲十六州、稱“兒皇帝”為條件獲得契丹幫助,為石敬瑭滅後唐立下汗馬功勞。

936年石敬瑭建立後晉以後,桑維翰兩度出任宰相,廣受賄賂,權傾朝野。

契丹滅晉時,被後晉降將張彥澤縊殺。

以上出自百度,給大家溫習一下,與本故事無關。

接來下說咱們自己的故事:

桑維翰當宰相不久,一天在辦公室正忙著,家鄉來人了。

這個人叫韓魚,是一名布衣,家境貧寒,聽說桑維翰發達了,便來投靠。

可是門衛通報很久了,還是不見桑維翰的指示。

又過了很久,桑維翰緩緩踱出門,韓魚一見連忙上前賠笑,那桑維翰仍是一臉冷漠,禮貌性地請他坐下。

然後,桑維翰繼續忙。

對韓魚並無一句話。

不久,韓魚便告退了。

從殿堂朝外走的時候,韓魚藉機和辦公人員搭訕說,我和宰相桑公曾經是同學,那時我倆住一個宿舍,睡一個被窩,好得不得了。

今天桑公看見我,彷彿不認識一樣,我真是沒臉啊。

第二天,韓魚收拾了行李,便找桑維翰告別。

桑維翰仍然在忙,還是沒有一句話。

眼看中午了,人員漸漸散去。

桑維翰忽然坐到韓魚的身邊,說,我去,你變化不大嘛。

說完大笑。

韓魚愣了一會。

桑維翰說,最近國務院辦公廳缺人嚴重,我已經把你的名字推薦給皇帝了,他同意安排你去做個辦公室主任。

說完,門外就進來兩個辦公人員,拿著一個小箱子,開啟之後,裡面是黃誥以及衣袍、靴子、玉笏之類。

韓魚連忙下拜叩謝,桑維翰說,午飯時間到了,到我的宴會廳吃個便飯吧。

菜很豐盛,酒過三巡之後,兩個人的狀態完全回到了上學的時候。

他倆談論了好多老同學,老街坊,歡聲笑語,開懷暢飲。

突然,桑維翰說,朱炳秀才怎麼樣了?

韓魚感慨地說,朱炳很有才,只是不得志啊,如今越來越貧窮,考了多年,榜上無名,現在還在溫習功課繼續要考。

桑維翰說,當年,對我最好的就是朱炳,凡我寫的文字,他都擊節讚賞,向人家宣傳,我得其幫助太多了,真是無以報答啊,你一會就給他寫一封信,讓他也來做官。

不久,朱炳也來了。

桑維翰給了他一個高等法院副院長的位置。

三人聚會,再開懷暢飲一通。

一天,桑維翰和韓魚喝酒,喝到一半,桑維翰忽然問,羌軲秀才現在怎麼樣了?

韓魚說,去年還和他通訊,說是在山東給人打零工,挺慘的。

桑維翰說,這個羌軲,最是刻薄,尤其是,大庭廣眾之下,罵過我。

不過,好在我現在出人頭地了,想不到他還是那麼背時,君子不念舊惡,你也給他寫一封信,讓他也得一個官職。

韓魚很高興,就寫了一封信,專門派了一個人,送出這封信。

一個月之後,羌軲來了,在辦公室外面等著面見桑維翰。

但是,辦公人員說今天宰相大人太忙,為節省時間,我領你直接去高等法院,那邊還有一個位置安排。

那辦公人員領著羌軲去了高等法院,交接給另外一個官員。

那官員領著他到了一個大廳,又來一個官員,二人耳語一陣,帶了幾個人,提了檔案,領著羌軲又出來了。

羌軲就這樣暈暈乎乎跟著人家轉了一上午,來到一個集市上,那幾個人突然扭住羌軲,捆綁住他,按住他的頭,一個官員開啟一張通告,宣佈,羌軲謀反,已經查實,現立即處斬。

羌軲大驚,喊道,我沒有謀反啊,我妻子還很年輕,孩子幼小,是韓魚先生給我寫信說讓我過來,他說桑公可以給我安排官職,怎麼可能謀反啊,請可憐可憐我吧。

但是,那宣判的官員並不答言,示意立即斬首,於是,那羌軲秀才立即被砍了頭。

沒多久,韓魚就知道了這個事情,慟哭道,羌軲秀才之死,是因我而起,與桑維翰相識這麼多年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。

說完立即辭職回家了。

一天,桑維翰在自己的小閣樓裡面午睡,忽然看到羌軲秀才從樓下上來。

桑維翰連忙作揖請坐,那羌軲坐了下來,與桑維翰敘了一會舊。

忽然說,你桑相公好大的官啊,生生派人把我殺死,當年我倆同窗,雖然我曾罵過你,那都是年輕氣盛,畢竟平時與你也有情誼,一時賭氣,不至於死罪啊。

讓我的脖子受那一刀之苦,讓我的妻子凍餓而死,孩子被轉賣他人。

你就從來沒有回想過這個事情嗎?

你的良心一直都能忍受嗎?

桑維翰驚愕地看著他,無言以對。

羌軲繼續說道,我的冤情太深,上報給了天帝,天帝特許我與你當面對質。

如今你有什麼話可說?

桑維翰低頭諾諾,忽然看到羌軲身旁還有一個人,是一個瘸子,便奇怪道,這個人是誰?

羌軲冷笑道,桑大人眼高,早就不認得這些人了,這個人是唐贊啊。

桑維翰忽然想起來,當年這個唐贊是一個小官,曾經侮辱過桑維翰,後來桑維翰讓當地的地方官殺了他給自己出氣。

那地方官為了讓唐贊不能痛痛快快地死,就用鞭子活活抽死了唐贊。

桑維翰害怕起來,就哀求說,我願意供養上千人的僧人,讓他們天天給你們唸經,念上千本的經書,只求能給我一條活路。

羌軲說,我們只取你的命,其他什麼都不要。

說完,就和唐贊一起消失了。

沒多久,桑維翰就被人害死了。

渾身都是傷。

老王:桑維翰明顯是官當太久,無聊^-^

4,老猿

宋仁宗天聖年間,桂陽藍山縣,有一個山民,名叫曹尚。

曹父身體很好,當時已經98歲了。

一天,曹父出門,整整一天都沒回來,曹尚很著急,他的門前就是高山深壑,森林茂盛。

曹尚登高山,攀煙蘿,捫懸崖,尋找了好多天,一直杳無音訊。

大家都覺得也許曹父摔下懸崖死了。

一天,曹尚的兒子在山上砍柴,忽然看見一個年邁的老猿在瀑布下喝水。

曹尚之子便撿了一個小石子,扔過去。

那老猿忽然直立身體,喊道,孫子,敢用石子扔我。

曹尚之子嚇一跳,因為那正是他所熟悉的爺爺的聲音。

他連忙跪拜,說,爺爺啊,我父親尋找你好多天了,一直找不到,你怎麼變成猿猴了呢?

曹父說,別提那些傷心事啦,改天讓你父親來這裡一趟,我倆也能見上一面。

兩天之後,曹尚也來到那個地方,果然又見到老猿。

雙方相對而泣,傷心了好久,曹尚忍不住問他父親,怎麼會變成老猿了呢?

父親說,我這輩子沒做過任何虧心事,只是上輩子,曾殺了一隻猿,結果報應到今天了。

後來,就再也沒有見過那隻老猿了。

老王:白猿是個吉祥物,看來真是想父親了。

评论问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