奧黛麗赫本:絕世容顏背後的秘密!

2021-09-14 18:20

知名雜誌《Elle》評選歷史上最美麗的女人,奧黛麗·赫本以76%的投票率高居榜首
赫本有一張令人過目難忘的臉,精緻復古的電影臉型,濃密的歐式挑眉,一雙大大的杏仁眼,以及招牌的笑容。
《蒂凡尼的早餐》開場,穿著紀梵希設計的小黑裙,佩戴蒂芙尼珍珠項鏈的赫本,成了整個電影史的經典形象。
經典的熒幕形象
赫本的經典熒幕形象並非一蹴而就,赫本出生於一個落寞的貴族家庭。
母親是英國著名電影演員,相傳祖輩是英王愛德華三世,父親是銀行家,優渥的家境,提供了赫本全面學習的環境。
赫本會說七種語言,精通英語、法語、義大利語、西班牙語、葡萄牙語、荷蘭語、佛蘭德語。還會繪畫、舞蹈和鋼琴。
最重要的是芭蕾,在英國的寄宿學校,開始系統學習芭蕾舞,幼年的赫本一心想要成為芭蕾舞團的首席女演員。
然而,赫本的身高太高了,再加上童年戰亂,營養不良,體質單薄,過於纖瘦無法圓夢。
卻把優雅留在了赫本的血液里,每一次亮相,挺直的腰背、綳直的腳踝,儀態端莊。
幼年的赫本眉眼精緻,清秀可人,但和大眾熟知的還是略有差異。
妝容
最大的變化還是來自於赫本的眼妝。從出道第一部作品《羅馬假日》開始,赫本一直和著名化妝師Wally Westmore合作,赫本的眉骨立體,但眉毛顏色和線條都不明顯。
Wally順著赫本面部輪廓的走向,勾勒出「一字眉」,自然又亮眼,如果想要立刻改變一個人的形象,眉毛是最好的開始。
但熒幕之上,需要吸睛之處,那就是赫本的睫毛,每一次妝容Wally把最多的時間放在赫本的睫毛上,先粘貼多層的假睫毛,再用睫毛膏反覆刷真假睫毛。
從此以後,赫本一定要刷好睫毛才出門。
髮型
赫本的額頭略寬,完全不加修飾,臉部輪廓過於硬朗,少了親切感,開始嘗試短劉海造型。
服裝
《羅馬假日》的造型師是頗有才能的女性設計師伊迪斯·海德,安妮公主「流落人間」,法式風情白襯衫和傘裙,既有流浪公主的端莊,又不失可愛休閑。
這身搭配如今穿來,就是所謂的法式風啊。
另外一件安妮公主的露肩禮服,大大小小的蝴蝶結,卻絲毫不顯得雜亂,這些造型也成為了熒幕上的經典形象。
戲外呢,赫本則偏愛時尚大師紀梵希。
拍完《羅馬假日》,就主動找到紀梵希先生尋求合作。當時紀梵希,還以為是另外一個大名鼎鼎的凱瑟琳·赫本,而忙於服裝設計,就讓赫本在上一季中的成衣中選。
赫本拿著《羅馬假日》的酬勞,一次性購買了3件紀梵希禮服,並穿著他們參加了《龍鳳配》的電影拍攝,一件是連身的抹胸長裙
第二套小黑裙堪稱熒幕經典,直到最新的《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》也致敬過該款式。
以及一身玲瓏有致的小套裝,我個人真的最愛這一套,明明是一身正式職業的西裝,設計師的剪裁和模特的甜美,真的創造了一種特別的味道。
在那一年,《龍鳳配》中的美衣華服征服了觀眾與評委,斬獲第27屆奧斯卡的黑白片最佳服裝設計大獎。
這部電影一共有12件戲服,3件來自紀梵希,9件來自於電影的服裝設計伊迪斯·海德。
伊迪斯·海德出面捧回獎盃,但大家都認為,,紀梵希的3件設計才是靈魂,獎項的歸屬成了最大的爭議。
赫本站出來為紀梵希喊冤,並放言:「從今往後的每部電影,我都要紀梵希設計服裝」。
卻讓赫本和紀梵希的合作更加緊密,赫本領取了人生第一個奧斯卡小金人,穿著紀梵希的小禮服。
大師之所以為大師,往往是能夠在看似簡潔中,綻放獨到的魅力,時裝史上小黑裙多如牛毛,但這件領口的設計、腰身的剪裁,依舊難以超越。
只有在買不到紀梵希服裝時,赫本才會穿其他品牌,而且還會給紀梵希打電話說:「紀梵希先生,請您不要生我的氣。」
但一轉眼,目光又被這條艷而不俗的紅色禮服裙勾走,驚艷至今!
奧黛麗·赫本和紀梵希,不僅僅成了彼此欣賞的合作夥伴,也是親密無間的摯友。
紀梵希包辦了赫本人生的三次婚紗設計:一次是為了電影《甜姐兒》,這是一條至簡極美的婚紗,一字領、細腰身、長及腳踝的紗裙,配上頭紗儀式感十足。
第二件是赫本的個人婚禮,在《羅馬假日》首映式結束後的晚宴上,通過男主角派克介紹,赫本與梅爾一見鍾情,並很快結婚,
婚紗夢幻唯美,看似是一條簡單的長袖婚紗,但袖子是赫本最愛的泡泡袖,腰間用緞帶,勾勒腰身。前胸一排扣子,直接連接領口,整體像極了一支含苞欲放的花苞,和頭頂的花環相映成趣。
只不過,這段婚姻沒有走向白頭偕老的結局。赫本之後又與在旅行中認識的心理醫生安德烈·多蒂結婚,身穿的也是紀梵希設計的針織連衣裙。
紀梵希的設計,幾乎貫穿了赫本整個藝術生涯。電影《巴黎假期》,淡綠套裝一切都那樣恰到好處。
《偷龍轉鳳》中紀梵希為赫本貢獻出了60年代的摩登造型設計成衣。
電影《窈窕淑女》,改編自經典小說《茶花女》,從賣花女到貴婦人。
《謎中謎》的復古造型
《甜姐兒》中同樣小黑裙,很有芭蕾舞者的優雅感。
赫本喜歡紀梵希簡約卻不簡單的設計,畫龍點睛,卻不喧賓奪主,鞋子也是如此。
我相信,赫本和紀梵希是相互成全,紀梵希打造了赫本的經典熒屏形象,赫本也成全了優秀設計師的才華。
見證了事業的成功和家庭的起伏,一起相伴了40年,直到兩個人都兩鬢斑白,紀梵希依舊為赫本親自修改衣服。
摯愛的芭蕾舞鞋
赫本最鍾愛的鞋子,是經常穿的是一款名為「瑪麗珍」的平底鞋子。
它最開始是因為電影《布斯特·布朗》,影片女主角瑪麗·珍(Mary Jane)經常穿這款鞋,繼而取名為「瑪麗珍鞋」。
當時鞋履品牌菲拉格慕的當家設計師,專門為赫本設計了一款瑪麗珍鞋。
說起來,最符合赫本的一定還是法國品牌Repetto,從一開始,創始人Rose希望給學芭蕾兒子小羅蘭--法國著名的芭蕾舞蹈家小羅蘭,做一雙舒服的鞋子,所以開了一間製鞋店。
因為長期的訓練,芭蕾舞者的腳往往傷痕纍纍,傳聞赫本每次都要買比自己腳大一號的鞋子,才舒服。像Repetto這樣的鞋子,舒適度更高,更能呵護雙腳。
這樣一個兼具美貌和氣質的人,遇見了一個大師輩出,且不惜力的1950年代。
赫本是幸運的,生長在大師輩出的年代,知名女演員的身份,又獲得了定製衣服鞋子的機遇。
而她本人,也用自己的偏好選擇,共同演繹出了簡約、舒服、自在的經典美。
天使在人間
1944年安恆戰役,16歲的奧黛麗成為一名志願護士,戰役期間很多盟軍傷兵被送到了赫本所在的醫院。
其中一名受傷的英國傘兵在赫本和其他護士的幫助和照護下康復,這名傘兵就是後來的導演特倫斯·楊,他在1967年執導了赫本主演的《盲女驚魂記》。
晚年的赫本,始終致力於慈善事業,她曾以重病之軀,赴索馬利亞看望因飢餓而面臨死亡的兒童。
在一張震撼全球的赫本與難民兒童的合影里,赫本特意囑咐攝影師:「告訴他們別動我的臉(上的那些皺紋),那些都是我的收穫」。
女神老了,但女神老得很從容。
她愛自己,她接受自己的衰老,接受自己的璀璨名聲,以及盛名之下的影響力。
她也愛這個世界,她關注並援助了弱勢群體。當皺紋爬上眼角,鬆弛侵略皮膚,我依然認為她是最美的女人。
有2個小故事,我每次讀來都特別窩心。赫本晚年病重,想要從美國回到瑞士的家,紀梵希先生動用自己的私人飛機,還提前在飛機中,鋪滿鮮花迎接赫本。雖然赫本已經年邁,依然開心,感動。
赫本死後,紀梵希和赫本的伴侶、兒子一起扶靈,送女神最後一程。
《羅馬假日》的男主角格里高利·派克,白髮蒼蒼,步履蹣跚,也趕送赫本最後一程。
「能在那個美麗的羅馬之夏,
作為赫本的第一個銀幕情侶握著她的手翩翩起舞,
是我無比的幸運」
「你是我一生中最愛的女人",
隨後輕吻赫本的棺木,為這段40年的友誼,寫下溫暖的結局。
2003年,蘇富比拍賣行對赫本的衣物首飾進行義賣,派克親自買回了40年前,作為生日禮物贈送給赫本的胸針。雖斯人已去,但信物在手。
?
她得到了很多愛,可能是因為她也曾經付出過很多愛

评论问答